爱上bte365注册_bte365不可以提现_bte365体育投注靠谱吗 > 都市bte365注册_bte365不可以提现_bte365体育投注靠谱吗 > 相亲美女博士 >第273章恐惧
????雨依旧倾盆似的下着,浸湿了所有人的衣襟,狂风在耳边“呼呼”的吹着被打湿的肌肤,这个秋天最冷的一天,大抵也就这样了。

????没人在意这股让人打颤的冷意,随着几声枪声响起,后又有人喊着,现场两百多名武警干警顿时从两侧向着中间靠拢过去,人人肃穆。

????在人群中的屈谨言和林怀柔、柳建鲜也反应过来,相对视一眼,当即指挥着警员一拥而上。

????要说此刻心情起浮最大的莫过于李墓,当暴风雨降下的那一刻,他心灰意冷,几近绝望。

????但是,此刻,他仿佛再次看到了希望,出乎意料的顺利,借着雷雨天气的影响,打了一个出其不意,成功的让他杀出了一个突破口。

????这一幕,好似跟上次一样,警察看着虽人多,但分散的厉害,还不至于铜墙铁壁让的他束手无策。

????现如今他已经身处突破口的边缘,前面拦截他的警察已经提前被他击毙,此时只要小心些两边射过来的子弹,那么最后凭借他的速度,绝对能甩开身后的追兵,到时候再与接应自己的人碰头,那么一切就万事大吉了。

????他心中这般想着,哪怕左手臂染红了血,他亦没有表露出痛色。因为,这在他看来是值得的,牺牲一条手臂换来一条命和一生的财富,那简直是血赚不亏。

????“嗯?”

????然而,让他微微讶异的是,在他的前方,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没有注意,突然多了一道好似站了很久的身影。

????夜色是黑的,他看不清楚,借着远处警察特地做的灯塔那点朦胧的光芒,隐约知其是一名女性,有着一头齐肩利落的短发。

????“女人?”

????李墓可不管是男是女,此时挡在他的面前,那就都是绊脚石,总之一个字,死!

????九二式手枪举起,他单眼微眯,锁定目标后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,枪口火舌乍起,子弹自雨水中冰冷的射出,无情的向着那道单薄的倩影而去。

????面对直面而来的子弹,雨幕下,那道身影好似跟之前的那些警察一样,根本没反应过来。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哪怕是他这个纵横战场的老鸟,面对这样的子弹,大多数时候也得听天由命,更何况这都市中的普通人了。

????只是,让他动容的是,下一刻,那个女人双手中好似多了什么东西,也不见其有什么动作,只听得一声细微的金属响起,那个女人居然出奇的没有倒下!

????“砰......”

????脚下的速度不减,尽管觉得这个不知其面的女人有些邪门,但此时他别无选择。回头路是走不了了,左右两边又都是数以几十的警察,眼下只有向前才是他唯一的活路。

????动了,面对自己的致命一枪,那个女人缓步的向他走来,完全不慌不忙,而此时两人相距不过十米。

????他这次看的真切,女人手中的是两柄匕首,泛着慑人的寒茫,如镜面一般倒映出光泽,哪怕在这漆黑的夜里,也能清晰所见。

????最让他吃惊的不是这区区两柄匕首,而是女人在闲庭信步中,展现出来的惊为天人的手法,弹指间便化解了子弹,所用的仅仅是一柄匕首,以及那随随意意的一记横斩!

????见状,原本一路狂奔的脚步,明显慢了些许,这是感到不安下意识的一种行为。

????就在李墓心中拿捏不定,忐忑不安之际,那道令他胆怯的身影霎时间一晃,下一刻他瞳孔陡然一缩,根本不待他反应过来,一道寒茫划破了胸口,鬼魅般的身影已然森冷在前。

????忍住巨痛,他嘶吼一声,手中的枪已经不知去向,同样是一柄匕首,面露狰狞狠狠的向着面前这个伤了自己的女人砍去。

????“铛。”

????黑暗中,刀刃相向,有金属摩擦声响起,紧接着又是几声闷响,根本难以看清两人的动作,只是几个呼吸间,随着一道男子身影被一记鞭腿踢中面颊,在空中一口血喷出,狼狈倒地这才有了结果。

????抹了抹嘴角的血迹,李墓从地上趴起,看着几米开外那道持双刃的女人,已经不再是吃惊,而是骇然!

????一个照面,几乎是以碾压的方式,两者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,自己在其面前宛如孩提,毫无还手之力,顷刻间便被雷霆镇压,恐怖如斯!

????看着那道身影,不知怎的,他握着匕首的右手经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。这样厉害的人他不是没有见过,最起码那名幕后帮助他的人就有着轻易杀他的实力,但他还是第一次为此而感到颤抖。

????是因为希望的破灭,曙光归于永夜?又或者只是人性的本能,单纯的对死亡而感到恐惧?

????“赤……赤蛇?”

????根据面前这个女人持双刃的特征,以及这强悍的实力,李墓不难猜出她的身份。毕竟整个华夏能让他记住的女人,绝对不超过一指之数,其中最为忌惮的便是炎魂总队长,赤蛇!

????“你……你不是退伍了吗,为何还插手这些事情?”

????他不甘,神色铁青一片,面前的这个女人宛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耸立在他身前,任由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撼之,也等同于他唯一的生路以及美梦,在此时彻底宣告破碎。

????“我退伍,不是你胆大包天的理由!今天我之所以来,更多的是为了让你偿命。”她声音霸气凌人,冰冷刺骨,此刻的安若好似真应了她的名字,如毒蛇一般令人胆寒。

????李墓听出来了她的意思,怀揣着那最后一丝希望,赶忙解释道:“你不要误会,之前被杀死的那名炎魂成员,不关我的事,也不是我杀的。

????你今天只要肯放我离开,我愿意拿一半......六成的佣金拱手相让。如果你想要报仇,我可以......我可以协助你将他引出来,只要你肯放我离开,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。”

????他目露期盼的看着安若,就像一条殷勤摇尾的忠犬,为了活下去,曾经年少时的尊严,早已经摒弃,一去不复返。

????对此,安若就像一个局外人,对于李墓的祈求,她始终不为所动,好似置身事外,冷漠的看着这一幕。

????生死存亡之际,类似的人她见过不少,在死亡面前,生平的所有成就、名声、财富都犹如一张白纸,毫无用处,平时示人的那份高贵、优越感,也会荡然无存。

????他们会低头会跪拜,也会像李墓一样,哭诉祈求,俨然没有往日里的清高亮节,也不过丑陋令人呕吐。

????“曾经的你好歹也是华夏的英雄,但是此刻你的存在,只会给英雄和华夏抹黑,你已经不配再拥有这些的殊荣了!”

????雨水打湿了他整个身体,而安若的话却彻底冷了李墓的心,很显然,今天走到这一步,或已经是他的终点!